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旅游 > 寻找简·奥斯汀

寻找简·奥斯汀

对喜爱简·奥斯汀的人来说,再多的故事都不足以描述她的百转柔情,唯有走进她的故居、她在小说中描绘的城市、《傲慢与偏见》电影的拍摄地,驻足于她流连过的橱窗,才能体会那一段美好或哀愁!金秋的巴斯,让我们追寻这位影响深远的女作家的吉光片羽,为奥斯汀而沸腾!

与简·奥斯汀小姐跳个舞


最近的几年,我一直在与所有简·奥斯汀的电影、电视剧、传记和学术论文做斗争。当然,作为一个从《傲慢与偏见》里初步学会了如何描述细节和一点点英式刻薄和冷幽默的人,我自然从不放过任何可以接近和了解她的途径。这个女人仔细描摹过自己短暂的一生,但却被她的姐姐焚毁了大部分的信件,并借此遮掩了她大半的真实心思。这个在英国文坛被当作几乎可以与莎士比亚比肩的女人,也同时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作家之一。


寻找简·奥斯汀


所有这些有意无意的“造神运动”都将简·奥斯汀推得离我更远。随着年岁增长,《傲慢与偏见》不再是好玩的故事,《理智与情感》不再只是闺阁琐碎,我能分辨出《诺桑觉修道院》的写作手法更加成熟和圆润,作品本身变得更加立体和厚重之外,作者本人却变得没那么生动有趣了。这恐怕遂了简后人的意,只不过短短一两代,整个家族因为这个女人而跻身上流,出入富贵。他们急切地想成为简生前最亲近的人,好以此获得公众对他们所讲述简的故事的最高信赖并因此获益。在Alton 的两天,恍恍惚惚又往简的时代回走了两步。整座小镇在为当晚的简·奥斯汀复古纪念舞会做最后的准备。几天以来,复古协会礼堂的地板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踩得砰砰作响。他们的第一要务,是在尽量短的时间里把那些形式复杂,组合多变的乡村舞步记熟。即使在跳舞是必备的社交技能的年代,这也并不是一个容易掌握的技能。简曾经无数次在给姐姐的信里,或者不同的小说里嘲弄和揶揄过那些姿势僵硬,总是记错步子和站位的男男女女。在奥斯汀家族里,简是绝对的舞王,甚至比她颇为英俊的弟弟亨利都要好上一大截。香闺之间新鲜的话题,也多来自于定期的舞会上某个不合时宜或者紧张局促的舞伴。在跳舞上,简并不是个足够随和的人,她近乎本能地轻视身体协调性差的男人,认为他们并未尽到对舞会的责任。尤其当时正值战争,大量的男人参军涌入前线,本来就性别失调的舞会快要被失意的姑娘们塞满了。


寻找简·奥斯汀


这样一来,舞会不仅仅是一个舞会了,更像是一个战场。尤其对于女士来说,社交有限,乡村生活又难免单调,定期举办的舞会几乎是觅得意中人的唯一机会。年轻姑娘未必像担忧她们前程的母亲一样行动大胆,言语直接,但暗地里的较劲依旧火药味十足。像贝内特先生这样的小富之家,女儿的开销决定了制作舞会衣裙的同时还要兼顾日常穿着,即便如此,去裁缝店里选择布料依然是女儿们极其神圣的时刻。年轻的简经济条件与她笔下的伊丽莎白相仿,她与姐姐卡珊德拉总是“衣着简洁但落落大方”,良好的谈吐和开朗的性格给简的魅力加分。那时的简虽然在与远嫁法国的表姐的通信中大略了解了正由法国艳后主导的时尚革命。但她开始大胆地穿戴新风格的服饰,并对伦敦名媛圈的风尚品头论足的时候,已经是在她生命中的最后几年了。


寻找简·奥斯汀


大多数人都是复古舞会的常客。本地人大约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会参加人生中的第一场复古舞会。虽然它的社交性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但作为调剂小镇平淡生活的噱头依然话题十足。更有拥趸会有南汉普顿每个小镇的舞会时间表,家里也至少精心制作了几套准备在舞会上穿着的服饰。只有冒冒失失,毫无准备的游客才会提前几天涌进古着店,租一套既不合身,又不“时髦”的服装。至于我,因为记者的身份而难得获得了原谅和豁免。否则我准会被晾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被一群奥斯汀小姐和达西先生的眼光杀死。

« 1 2 3 »

旋律之城

维也纳三个字,只是念出来就已经余音绕梁了。每年,维也纳举办超过450场音乐舞会。除了音乐,这座奥地利东北部的千年古城,还有剧院、古堡、教堂、喷泉以及各种你能想到的艺术生活里必有的经典元素都在此驻留。金秋时分,走进这座金色旋律之城,与这位“多瑙河女神”来一场缠绵悱恻的爱恋。

下个星期去英国

虽说已经过了英国旅游的旺季,但正因这样,现在去英国,可以完美的避开拥挤的人潮,机票和旅馆的费用可以也节省很多,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欣赏到许多人看不到的英国秋冬季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