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旅游 > 伤心咖啡之歌,吟唱海边疯狂之夜

伤心咖啡之歌,吟唱海边疯狂之夜

要给阿那亚戏剧节众多门票的热度排序,《伤心咖啡之歌》无疑也是名列前茅的。本来就充斥着荒谬和不真实感的阿那亚,加上被冠上“中国海边最大露天剧场”称号的“孤独外剧场”,全球首演先锋导演孟京辉新作……这些无论 是不是噱头,都足以吸睛,让戏剧爱好者们疯狂抢门票。



(文/彭妍)要给阿那亚戏剧节众多门票的热度排序,《伤心咖啡之歌》无疑也是名列前茅的。本来就充斥着荒谬和不真实感的阿那亚,加上被冠上“中国海边最大露天剧场”称号的“孤独外剧场”,全球首演先锋导演孟京辉新作……这些无论是不是噱头,都足以吸睛,让戏剧爱好者们疯抢门票。

阿那亚七点半的天空并没有迎来夜幕,正处于看不见落日的落日进行时。退潮的海在吸去丝丝暖意,人群在观众席上挤挤挨挨的,与孤独图书馆背后的舞台很近,又很远。舞台被切割成酿酒厂、客厅黑色海洋球池和传送带好几个区域,位于中央的白色的巨手指向天空。


这些奇妙的装置违和地被组合在一起,像是暴雨前的白色死寂,总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海风吹来几滴雨的时候,张玮玮、李鑫和丰玉程登上了右手边的小亭子,奏出几个怪异的电音音符。观众席后方传来了孟导缓慢而亲切的问候,大约是注意保暖和下雨,人群骚动起身,纷纷扭头想看这奇观布置者的容貌,而再次屏气凝神望向舞台的时候,戴着银色假发,身着黑色长风衣,脚蹬皮靴的黄湘丽已经缓缓走来了。



从去年常住北京开始,我在蜂巢看过四次她的独角戏:一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的苦恋女人,二是《你好,忧愁》里青春期少女塞西尔,三是《九又二分之一的爱情》中为复仇绞尽脑汁的少妇小美,最后是《狐狸天使》里做梦的露露。我看过了那么多柔情甜美狡黠的她,而这次,她具备了更强的男性气质,像一块内心焚烧着的冰 — 那是文艺教母麦卡勒斯笔下的艾米莉亚。那冷酷无情,内心却像威士忌一样热烈的女子。她爱上了自己的驼背表哥李蒙,但这个罗锅却爱上了自己的前夫,一个无赖痞子,马文马西。三个怪胎诡谲畸形的爱在偏僻南方小镇上交织在一起,谱写出了一个寂寥而可悲的爱情故事,每个人的爱都没有回应和解答。丽丽的艾米莉亚,少了一份癫狂,却多了一份迷茫和疏离。同孙雨澄、吴洲凯这二位实力演员和年轻的剧团演员们同台,他们都穿着古怪的黑白服饰,以孟京辉戏剧中招牌性的肢体动作和发声方式,或是嘶吼或是以法语、俄语、英语大声念白。在这之中,丽丽依然略胜一筹,除了戏剧表演,她还歌唱。在洞悉表哥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之时,她攀上了巨手,一首日文歌哼唱出月亮的轮廓,唱出无奈和妥协。哪怕那夜没有明月,只有乌云,可观众依旧随着高亢透亮的女声抬头,得以在窒息的氛围中透过她空灵的嗓音呼吸。三位音乐老师将她歌声的回音无限拉长,歌声里夹杂着海边天然浪潮拍岸的声音,将艾米莉亚肉体和外表上的中性和灵魂中女性的细腻柔软糅合在一起,我的泪水也不由自主地滑落。


果这场演出单单只是讲述书本原作那一个故事,那可能会显得单薄。孟京辉巧妙地在原剧感情线还不明朗的三分之一处穿插了《海鸥》的片段,成为了一个转折点 :印着契诃夫头像的巨大画布随着小号从观众的头顶拂过。人们仿佛置身于梦中,一切从“天空是泥潭里鸢尾花一般的蓝色”切换到一片血红,黑白的艾米莉亚摇身一变为单薄红裙的黑色短发少女妮娜,李蒙直起腰背成了特里波列夫,恶霸马文转变为小说家特里果林。这场穿越逆转了人物之间的关系,却是一样的无望又决绝的爱恋。演员们在来回狂奔,爬上高墙,将纸张撕碎随着风漫天飞舞,又落到滚满黑色海洋球的舞台上……故事之间的界限早已模糊,戏剧是冲破幻想投入现实。


“特里果林要走了,妮娜又会爱上你的。”

“你爱我吗,表哥?”

“我可能爱你。”

“你爱你,所以喜欢你能幸福。”


空旷、麻木、混乱却又炙热,这是孟京辉的先锋。他将语句本身撕碎、打乱又重组,他通过声音、光线和斑斓的图像,打破孤独本身的寂静感 — 轰轰烈烈后的沉默,才是孤独真正的归宿。谁又不着迷于这种反差的浪漫?海边搁浅的是鲸鱼 ,《伤心咖啡馆之歌》最后以一首《鲸鱼》落幕,演员们不断谢幕,我们不停喝彩。阿那亚积攒了大半天的雨终于落下,我们套上雨衣,离开这首难以复制的歌,又投入到下一个戏剧之梦中。


元宇宙下的虚拟旅行

元宇宙作为真实宇宙的模拟和预览可以用来促进对真实世界的探索和旅游。

OopSense游戏映像高维空间站盛大开幕

话剧从20世纪初传入中国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它在中国落地生根,受到广大民众的喜爱。中国话剧是由于社会变革需求应运而生,因此我国早期出现了很多脍炙人口、影响深远的话剧剧目,如老舍的《茶馆》、曹禺的《雷雨》,丁西林的《压迫》等。随着经济不断发展,人们对娱乐体验要求逐渐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