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值得买 > 优购时尚 > 港女的灵与肉

港女的灵与肉

一档名为《请吃饭的姐姐》的综艺节目,请来四位中国香港女明星——蔡少芬、朱茵、陈法蓉、洪欣担任嘉宾,而这也唤起了我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女”的回忆。什么是“港女”?尽管它在香港的语境中含有一层世俗的贬义,但在内地,它折射的不仅是我们对香港某个具体时代的女性审美,也是对那个时代浪潮中文化印记的留恋——“港女”是彼时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个体命运的缩影,我们怀念的不仅是她们,还有记忆中美好的黄金年代。这次,我们请来了两位嘉宾——中国香港时尚博主 Keely、资深电影评论人 MrWG,一同探讨关于“港女”的灵与肉。​

一档名为《请吃饭的姐姐》的综艺节目,请来四位中国香港女明星——蔡少芬、朱茵、陈法蓉、洪欣担任嘉宾,而这也唤起了我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女”的回忆。什么是“港女”?尽管它在香港的语境中含有一层世俗的贬义,但在内地,它折射的不仅是我们对香港某个具体时代的女性审美,也是对那个时代浪潮中文化印记的留恋——“港女”是彼时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中个体命运的缩影,我们怀念的不仅是她们,还有记忆中美好的黄金年代。这次,我们请来了两位嘉宾——中国香港时尚博主 Keely、资深电影评论人 MrWG,一同探讨关于“港女”的灵与肉。


灵/欲望凝视下的独立个体


“港女”风范在内地能够深入人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彼时中国香港影视业的繁荣与兴盛,因为有了多元化的电影种类,无论是商业还是文艺,这些风情万种的“港女”,就像是在丰饶的土壤上绽开的花,她们的传奇与荣光是香港电影的时代命运共同体,也是难能可贵的历史见证者。


在中国香港电影史上,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长城、电懋、邵氏电影公司相继在香港大展拳脚、广招人才,开拓新院线,引进新科技,积极培养新一代电影人;六十年代,以邵氏为首的电影公司,推出了新派武侠片,武打明星郑佩佩、何莉莉等成为名声显赫的女演员;七十年代,免费电视的兴起使得许多演员投身电视,为抗击电视的冲击,电影有了功夫喜剧、功夫片的片种,同时一批曾在海外攻读电影的青年归港,投身电影圈,以西方的技巧拍出许多电影——该阶段被称为香港电影的“新浪潮”;随后的时代,即常常被我们内地观众视为“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八十、九十年代,“新浪潮”带来了技术革新和题材多样化,香港电影获得更现代化的多元新面貌,也在本土和海外市场得以迅速发展,赢得“东方好莱坞”的美名,李安、徐克、王家卫等电影人也都各施技法,百花争艳,打造的是不同视角与解读下的香港(人)故事。


1.因夺下1983年度港姐亚军而出道的张曼玉,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例都没能摆脱“花瓶”标签

2.于1983年上映,由徐克执导的电影《新蜀山剑侠》海报

3.由王家卫执导的电影《阿飞正传》,上映于1990年

4.《花样年华》剧照

5.年轻时的郑佩佩

6.《青蛇》,1993
7.TVB出品的经典剧集《妙手仁心》

8.陈可辛执导的爱情电影《甜蜜蜜》,1996
9. 张曼玉凭借《不脱袜的人》首次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作为一水之隔的同胞,我们内地观众眼中的“港女”形象,是在香港电影/ 电视的叙事下形成的最直接的印象。这些被我们津津乐道,后来更是奉为“港女代表”的女演员,是立足于香港电影繁荣时代下的女性形象,也是时代的折射。当电影/ 电视的历史更迭时,影视中的“港女”的形象自是与时俱进的,有着不同时期的特质。于是,我们邀请了资深电影编辑Mr WG,以香港电影的历史为线索,一同剖析“港女”之所以为“港女”的特质。


资深电影评论人 MrWG 是一位骨灰级的中国香港电影爱好者,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传媒系,目前是一名电影编辑,他的笔名“WG”取意自徐克电影《青蛇》中白蛇和青蛇的英文首字母。当被问及对“港女”的第一印象时,他说:“我们现在提到的‘港女’,更接近于一个时间的概念,指代的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千禧年这一时期的香港女性,那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也是我们对过去的怀念,因为她们代表着整个大时代中最个体的命运。”


“‘港女’是怎样的?我觉得并没有具体的概念可以描述,因为她们是非常多元的,且百花齐放的。”话虽如此,MrWG依旧举了四位最具代表性的“港女”演员为例:


第一位是林青霞,她出生于中国台湾,早年间凭借扮演由琼瑶作品改编成的电影中的女主角而被人所熟知,“在台湾,她当年就是一个玉女的形象,清纯美好。”八十年代,林青霞来到香港发展,彼时正是香港如火如荼的“新浪潮”时期。徐克慧眼识珠,一眼相中了她身上的“侠女”气息,邀请她首次出演武侠片,扮演《新蜀山剑侠》(1983)中仙堡堡主和红衣血魔两个角色。而林青霞也凭借片中正邪莫辨、亦阴亦阳的气质备受徐克青睐,于是也就有了之后在《笑傲江湖》系列中雌雄难辨的“东方不败”一角。“在金庸原著小说中,东方不败是一个“挥刀自宫”的男性角色,每次出场的篇幅都很短,不过寥寥几笔,但徐克认为这一“阴阳人”的角色应由女人来扮演才能凸显角色的悲剧性,这也成就了林青霞成为电影史上独一无二的“东方不败”。


“林青霞凭东方不败的角色迎来了自己事业的第二春,也掀起了武侠片反串的高潮。她之后在《刀剑笑》《东邪西毒》中也出演了这类雌雄同体的角色形象,以一己之力形成了这种风潮,”MrWG 评价道,“所以,她身上代表的是港女的无限可能性。”


第二位是张曼玉。张曼玉虽出生于中国香港,但8 岁时就移居英国,1982 年因被星探相中成为模特,1983 年获得香港小姐选美比赛亚军以及最上镜小姐,从而步入演艺圈。在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被人诟病演技无力的“花瓶”时期后,她凭借着《不脱袜的人》(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人在纽约》(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阮玲玉》(获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之一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影后)正式开启“封神之路”,蜚
声国际。


“在王家卫的《阿飞正传》之前,香港电影的输出都是以商业片为主。后来《阿飞正传》在香港拿了很多奖,很多电影人发现原来香港也是可以拍文艺片的。在当时的女演员中,张曼玉就是一位特别能把文艺片拍好的演员,这当然也离不开王家卫的调教,尤其是在后来的《花样年华》中,这部电影把老上海、老香港的风情一下子传播到了全世界,变成了一个西方人看中国文化的窗口,呈现了一种唯有那个时代才有的东方美学,也让张曼玉成为了一个经典符号。”


第三位是张敏。张敏出生于上海,在未步入娱乐圈之前也
是兼职广告模特,后来南下去了香港,当了演员,苦练粤语,磨练演技,之后凭借与周星驰合作的一系列商业电影中的角色而瞬间走红,譬如《赌圣》的绮梦、《逃学威龙》的女老师、《武状元苏乞儿》的如霜姑娘。当然,还有让内地观众一直津津乐道的,她在李连杰主演的《倚天屠龙记》中扮演的赵敏,更是深入人心。


“张敏是演过由金庸作品改编的电影最多的女主角,也是九十年代累计票房最高的女演员。”MrWG 说,“她身上浓缩的是一个内地人到香港拼搏的奋斗史,就像是《甜蜜蜜》里的李翘,有奋斗的野心。”


当提到第四位“港女”王祖贤时,MrWG 特意强调了这是“另一种形象”,而该形象与彼时香港电影的片种和女演员角色设定有着密切的关系。在香港,王祖贤在“鬼神片”类中拥有着绝对影响力,也是无可争议的最佳女演员,从《倩女幽魂》三部曲到《灵狐》《画中仙》《阿婴》《天地玄黄》《青蛇》等,通常她扮演的角色不是一个需要被人拯救的女鬼,就是一个备受他人凌辱的弱势女子,是一个不折不扣被男性凝视的角色,充满了男性观众欲望的投射,就像是同一时期的邱淑贞,一直被称为是“全香港男人的欲望”。


事实上,“欲望的化身”是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香港电影中“港女”角色里特别重要的设定,起源于香港的风月电影。自七十年代起,导演李翰祥开始以风月题材作为出发点拍了情欲电影,而这类电影在香港电影中也占据着不可忽视的地位,并有着相当高的票房号召力。


“‘港女’(形象)能繁荣,对应的是整个香港电影的繁荣,但香港电影繁荣有70% 是男性角色的繁荣,像《英雄本色》《赌神》《警察故事》等片子受欢迎都是男性角色,而参演其中的女明星,像张敏、邱淑贞,她们多数以一个附属的形象出现。像王晶这类的直男导演就很懂得掏男性观众的钱,会故意将他们的幻想和激情投射在这些女性角色身上,所以在造型角色上也会如此塑造。所以,她们是欲望的化身,用自己的魅力和性感哺育了一代人。”


九十年代末到千禧年期间,香港的影业逐渐开始走下坡路,而观众有了更高的鉴片水平,所以不再需要单纯取悦感官刺激的女演员的存在,他们更希望看到更多现实生活中拼搏努力的女性形象。在这期间,出现了三组比较有票房号召力的“港女”:郑秀文、杨千嬅、Twins。“郑秀文和杨千嬅是比较都市白领‘傻白甜’的形象,良善,性格单纯,努力打拼,但她们需要被人拯救,但也会自我拯救,代表的是现代香港人身上纯真和努力的一面,但也有一点市侩。Twins 曾经以打女的形象拍过《见习黑玫瑰》《千机变》系列,代表的是香港女性的新生力量。”


同一时期,香港TVB 后来者居上,推出了一系列内地观众耳熟能详的职场剧,如《妙手仁心》《鉴证实录》《刑事侦缉档案》等,令“港女”的职业形象深入人心。蔡少芬、陈慧珊、郭可盈所代表的职场女性角色让观众看到了“港女”自强不息、独立自主、事业爱情两不误的性格特征,尤其是陈慧珊在《鉴证实录》中扮演的女法医角色,更是许多内地观众的童年女神,她符合我们对彼时现代都市独立女性的所有想象:穿衣有品、自信独立、行事果断也干练精明。


“我能想到的‘港女’性格就是聪明与坚忍。”MrWG 说。在他的叙述中,这些品质被对应到了两位女明星身上,第一位就是张曼玉,她百炼成钢,自我修炼,能够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演艺之路,而她又讨厌狗仔,就干脆与香港媒体保持淡漠的关系,有着自我坚持;其次是徐濠萦,虽然这位“港女”常因“败家”而备受争议,实际上她足够聪明,持家有道,在时尚界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引用她曾在媒体采访中提到的一句话:“我能帮他(陈奕迅)打理很多事情,也能够持好这个家,只是你们看不到而已。”


“港女”之所以成为“港女”,还能够借助大银幕、小荧屏的方式将之发扬光大,MrWG 认为这与香港的造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个时代明星不廉价,门槛高,每一个环节都是选拨机制,她们都是脚踏实地,靠自己慢慢走上去。当时也没有社交媒体,她们可以保证自己的神秘性,你要了解她们就必须要花钱看电影、买录像带,这都是要一定的成本的。”有趣的是,他补充道,“港女”的传奇性与香港极具争议性的八卦狗
仔文化同样有关,“那些桃色新闻、风流韵事,为这些女明星披上了一层神
秘的面纱,让故事变得传奇,也让她们更具魅力。”


“为什么说我们依旧在怀念‘港女’,因为‘港女’虽然是诞生与发展于男性凝视中的,但即使如此,她们也能保持独立,拥有自己的美丽,在这弹丸之地,迸发出自强不息的生命力。”


« 1 2 »

Aging Gracefully

Grece Ghanem在50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时尚博主,在一个被默认该“退休”的年纪里,她昂首阔步,穿着精致的时装,骄傲地展示着自己的时尚品味和魅力。

观止

每一件高级珠宝作品,都必然经得起端详、推敲、回味三重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