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辛芷蕾 真作假时假亦真

#辛芷蕾 真作假时假亦真

随着一声低沉的“宝总”,辛芷蕾在《繁花》中的角色总算是显露出一点踪迹。似她,又不是她,她说自己从未这般“女人”过。角色比自己精彩,每一回都演到极致、演到过瘾,够了。她也是慢慢意识到,人在戏中数月,就是该让自己不后悔,让生命有意义。繁花似锦,次第展开。



虽然身体上有些“损耗”,

心理上却是满足的。


《繁花》新片花释出,管中窥豹,只嫌这80秒太短。演员各就各位,却都只得匆匆一瞥。说是匆匆一瞥,每个造型、每个表情、每个镜头却又都意味深长,引人遐想。其中,也有辛芷蕾。


与王家卫的《繁花》相遇,也是机缘。从第一次见面,到真正定下拍摄,中间相隔了一段时间,辛芷蕾甚至没抱多大期望自己会入选,直到后来听王家卫提到《绣春刀2:修罗战场》和她演的丁白缨,“两部作品时代背景不同,但导演觉得她们身上有着相似的侠气和江湖的侠义在”。虽说骨子里是“侠”,可外在的身姿体态却是极女人的,甚至让辛芷蕾“头一次意识到自己还可以这样女人”。



就从“走路”开始练起,辛芷蕾平日里最“痛恨”高跟鞋,“但进了片场,高跟鞋就再没脱下来过,导演希望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人物的状态里。高跟鞋会让我忘记自己,就像拍古装戏,服装和造型会对演员入戏有很大的帮助。第一天,脚上就都是血泡,一直在走、一直在走……虽然身体上有些‘损耗’,但心理上却是满足的。”


在一部戏上投入那么多,会不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和心力?辛芷蕾坦言:“你觉得值得,便不是浪费;你觉得不值得,哪怕一年拍10部戏,也是浪费”。




“我不知道别人,”辛芷蕾不紧不慢地讲道,仿佛连谈及拍摄《繁花》的日夜,节奏都会慢一点,“从我开始做演员以来,合作了很多优秀的导演,现在又拍到了王家卫导演的作品,我真的还蛮幸运的。”



如果那时候懒了一下,

我不会原谅自己。


搁在过去,辛芷蕾是不敢回看自己过去的作品的。可人的性格不是一成不变的,就像人们常开玩笑说,人身上的细胞每隔七年就统统换过一遍,就如忒修斯之船一样,七年后,也许早就换成新人了。


前段时间,辛芷蕾翻出自己最早期的作品《画皮》《情定大饭店》(又名《偏偏爱上你》),“反倒觉得格外珍贵,那种青涩的表达可能永远不会再有了”,她带着的眼神不是“挑剔”,而是一种爱意,是对自己生命里每个阶段的爱意。或许因为时间拉开了距离,她甚至恍惚觉得,那是另一个人,有点陌生,“我对自己挺满意,真的,过去的每一天都是你最年轻、最漂亮的一天——相比今天而言。年轻有年轻的美好,此刻又有此刻的美好。”



以前,辛芷蕾也不愿承认自己的“有限”,“总觉得什么都可以演,现在知道自己的限制就在那儿,就像很想跑第一,但你的体力告诉你,你只能得第二或第三。要认清自己,就像我,一些柔弱甜美的角色就不适合。”辛芷蕾的话让人想到,有一些观众通过角色认识了她,随即将角色抛诸脑后,却对她的外貌随心所欲地给出评价,诸如“欲望挂在脸上”“心机挂在脸上”——这些辛芷蕾都听过。“你说,我怎么再去演‘甜美女孩’?”


对这些,辛芷蕾其实并不介意:“如果一个人果真如此,这些评价才会困扰她;像我,其实是包子性格,但大家觉得我看起来不好惹,就没人来惹我了啊。”曾经有一位演员,在各式各样的场合遇到辛芷蕾,但两人从未说过一句话。有一天,辛芷蕾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为什么每次见我都这个表情?那演员说,其实我有点害怕你,不敢跟你说话。把话都说开了,彼此反倒可以相视一笑。


肯定不能就此真的认为辛芷蕾性格软糯,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她给人的印象是不服输,辛芷蕾的率直就在这里,她不惮于将心中的“火焰”表露人前:“我想说的是,能赢就尽量赢,输了也别自暴自弃。”2021年,她主演的一部剧播出,就叫《输赢》,何谓“赢”,各有准绳:“在你能力范围内尽力了,就是你最大的成功。当你很老的时候,有一天躺在床上,你想,我这辈子没有太多的遗憾,少一件是一件——我觉得,这就是赢了;如果明明那时候能使十分劲,却懒了一下,‘算了’‘佛了’‘放弃了’,我不会原谅自己。”


对表演这件事,辛芷蕾不曾“放过”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将自己放在演员身份上,“我就没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只要是好剧本、好角色,我觉得值得,就都能接受”。她想起电影《祝你好运,里奥·格兰德》(Good Luck to You, Leo Grande),全片最后一幕,63岁的艾玛·汤普森对着镜子,解开睡衣,端详自己不再年轻的身体,侧头,微笑。



“多美啊,”辛芷蕾慨叹,“这不只是一个裸露镜头,其中涵义丰富,我立刻被她所感动。(这样的身体展示)更有意义,不是吗?”

辛芷蕾喜欢待在剧组,活在角色里,仿佛一场冥想,拍戏三个月不再是正常的时间感受,“特别快地就过去了,但它更深刻,你经历很多,这些经历反过来又丰富了自身”。


角色是虚构的,片场的布景是临时搭建的,这段生活仿佛也与现实世界割裂开,是独立存在的。但辛芷蕾不觉得这一切缺乏真实感,她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现实生活就不是虚构的呢?”



这简单的反问如果细细展开来讲,应该会是毛姆笔下《剧院风情》里一代名伶朱莉娅·兰伯特的心境:


“但通过那道拱门,产生了一种错觉:我们这些演员才是真实的。……他们是我们的原料。我们表现出他们生活的意义。我们把他们荒唐无聊的感情拿来,转化为艺术,从而创造出美,而他们的意义正在于成为我们必须赖以完成我们艺术创造的观众。……我们是他们称之为人生的一切乱七八糟的无谓纷争的象征,而唯有这象征才是真实的。他们说演戏仅仅是作假。这作假却正是唯一的真实。”



摄影/Charles郭濮源 艺人统筹 / 朱臻祺

编辑、造型/Jal Lu 制片/娜娜

美术/彭燕子、邓欣 化妆/Yini 发型/周童 

美甲/TINT美睫美甲 造型助理/Lee、Ryan Wu

撰文/陈惊雷  设计/Yan


杨力维、杨舒予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这一对以实力与颜值出圈的“中国篮坛姐妹花”,曾分别代表中国女篮和中国三人女篮征战东京,如今又在WCBA赛场上携手拼搏。“还是因为初心有梦想”,回首来时的路,没有任何捷径和秘诀可言,她们自觉只是踏踏实实地完成了初心而已。还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她们始终是同姓同心同行。

#铿锵玫瑰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

中国女足时隔16年再登亚洲之巅,昨日辉煌重现的故事背后,是一代女足姑娘长达十多年的蛰伏与苦熬。这些年,她们几乎在用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去唤醒体内的潜力与天性,并将其打磨到极致。美貌从不是她们厮杀的主战场,其自身的能量张力和鲜明个性反而最是引人瞩目。回归生活,她们通透又清醒,当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岁月清浅,季夏有光,万事可期。